赛马会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赛马会 >

  • 智能体育运动浪潮下的无人机竞速:烧钱、辛苦、极少有女飞手
  •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9-09-03点击率:
  •   与无人机竞速并称“世界三大新兴智能运动”的电竞和机器人格斗,已经进入黄金发展时期。潜力巨大的无人机竞速运动,正跑步前进。飞手们,将成为新一代体育英雄的有力候选人。

      澎湃新闻()获悉,2017年以来,我国的无人机竞速运动开始“走出去”和“引进来”。国内顶级飞手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参与世界各地的无人机赛事。以DCL为代表的全球无人机竞速运动顶尖品牌也逐渐看到了中国庞大而充满活力的无机竞速社群,选择进入中国市场。国内的无人机竞速运动的发展,有了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值得借鉴的经验。

      飞手们操控着自己的无人机,从覆盖着安全网的观众席上空,以百余公里每小时的超高速呼啸而过,掠过城墙和树木、穿越障碍气门、绕过障碍杆,最终穿过狭小的终点门撞网冲线。高速无人机在夜空中拉出一条条酷炫光带,引起现场观众阵阵惊呼。

      资料显示,无人机冠军联盟(DCL)是当前全球水平最高、最具影响力的无人机竞速赛事之一,专注在全球知名地标举办比赛,赛事设计兼具专业性与观赏性。

      此次参加2018中国无人机公开赛——DCL国际邀请赛的中国飞手,来自三支队伍:中国龙队是DCL联盟7支常规赛队之一,全程参与DCL在全球各国的分站赛。同时,还有10名中国飞手在今年6月广州举行的DCL中国外卡赛中脱颖而出,以外卡队员的身份组成“独角兽”和“音爆”两支外卡赛队,与来自英国、美国、德国等国的7支联盟常规赛队同场竞技。

      在10日晚的比赛中,“独角兽”队惜败于联盟排名第三的美国的Quad Force One赛队,最终获得季军,“独角兽”队的李坤煌更是飞出了所有赛队飞手排名前十的圈速。

      “这项运动太刺激了,能看出来这些飞手们的反应速度都很快,操控也很精准,背后一定下了苦功。”一位姓陈的观众说,他已成功被这项运动“圈粉”。一位北京小男孩说:“太好玩儿了,坐在场下看就很刺激了,自己玩起来一定更有意思。”

      无人机竞速运动是近年新兴的科技运动,与电竞、机器人格斗一起,并称“三大新兴智能科技运动”。竞速比赛使用的无人机追求极速,最高时速可超过140公里,0到100公里的加速可在1.6秒内完成,没有GPS导航和智能避障,推重比高达8比1,完全由飞手手动操控,因此对飞手的调校拼装、临场反应和操控技巧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无人机竞速运动是一项非常有前景、有意义的新兴运动,国内已经有一大批专业水准的飞手和俱乐部,他们渴望在更大的舞台上与来自全球的选手同台竞技,这也正是我们举办国际赛事的初衷,希望能够促进无人机竞速在我国的发展。”中国航空运动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为独角兽队赢得胜利的李坤煌,昵称“海浪”,是一位来自深圳市的19岁少年,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他从2016年开始崭露头角,在国内多个无人机竞速赛事上捧得奖杯。在国内无人机竞速圈里,属于年少成名。他从前玩固定翼飞机,初三接触多轴类无人机与竞速运动后,很快改弦更张,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无人机竞速飞手。

      很多飞手都是在网上偶然地看到一段视频、玩了一次朋友的无人机,就爱上了这项运动。

      “在无人机竞速运动中,使用FPV护目镜,以第一人称视角操控无人机,就像我在现实世界中随心所欲地驾驶着高速飞行的飞机。”中国龙队的Ken说,享受在高空高速竞争中疯狂分泌肾上腺素的刺激,却不用担心受伤,这足以让他身陷无人机竞速运动的魅力无法自拔。

      音爆队的队长王金政说,无人机竞速飞手们使用的无人机,通常由自己组装和维修。无人机包含机架、螺旋桨、电机、电子调速器、电池、遥控设备、FPV设备等部件和设备,比赛和训练时都得带上。此外,还有各种型号的螺丝刀、钳子,甚至焊台、焊锡、热缩管、硅胶线等工具,“参加一场比赛,我们一般会准备3架比赛机和2架训练机,无人机损耗很大,随时需要更换零部件,工具和零部件都必不可少。”

      多名参赛的中国飞手告诉澎湃新闻,平时,硬件组装、调适和改进,主要是在网上学习教程,和其他飞手交流、钻研。但飞行操控的技术,只能通过一遍遍的苦练来达成。被公认天分极高的李坤煌,早期也得靠单调重复地绕树飞行来提高飞控技术。

      中国龙赛队飞手强龙在装机上是个“细节控”,他的无人机常常被队友戏称为“砖”,虽然重但很耐用,稳定性最强,从未在比赛中出现非操作导致的故障。

      “尽管我的无人机比较耐‘炸’,练得最勤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坏一个电机,其他零部件换得更频繁。”强龙说,虽然炸机不会损坏整台机器,但零零总总的费用保守估算一年也要五六万。

      Ken在刚开始接触无人机竞速时,每个月需要花费近1万港币来维修和升级设备。多名飞手说,这行入行并不难,只需要一两万,不过,每天修炼的损耗差不多需要两百块,也算是很烧钱的一项运动。

      多名飞手向澎湃新闻介绍,目前国内参加比赛的飞手,估计在三百名左右,年龄最大的几十岁,最小的只有六七岁,爱好者太多无法统计。他们平时出去,都是带两大件行李,一个拉杆箱,一个大背包,足足几十公斤。里面装的不是日用品或衣物,而是飞手必备“行头”。这也是极少有女飞手的原因,“不说这么重的行李,只说这样在烈日下暴晒,太辛苦”。

      2017年以来,我国的无人机竞速运动开始“走出去”和“引进来”。国内顶级飞手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参与世界各地的无人机赛事。以DCL为代表的全球无人机竞速运动顶尖品牌也逐渐看到了中国庞大而充满活力的无机竞速社群,选择进入中国市场。国内的无人机竞速运动的发展,有了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值得借鉴的经验。

      从赛事组织上来说,一些国家已经拥有了比较完善的联赛体制,俱乐部运营也已经非常成熟,中国飞手常常在参加国际比赛时注意到,东亚邻居韩国的赛队已经非常专业,有教练、领航员,还有机械师和翻译,飞手可以专注于训练和比赛。而在国内,即使是知名俱乐部,也还不具备这样完善的人员配备。

      中国龙赛队的飞手沙海泓本次担任队长和领队,赛队的一切事宜都需要他来进行处理,包括本应由赛队经理完成的赛事沟通、宣传赞助与差旅工作,“我们离职业化还有一定距离,也需要更多资金来维持俱乐部的职业化运营。”

      “其实,中国飞手在飞行控制和训练方法上,水平和其他国家基本持平。”沙海泓说,在DCL2018赛季的第一站比赛中,中国龙赛队在资格赛拿到过第三的成绩。“我们在熟练度、配合度和经验上有所欠缺,因为我们的飞行训练时间不到其他国际赛队的十分之一。抓码王网址。”

      导致训练量不足的核心问题是场地。澎湃新闻获悉,DCL国际邀请赛赛前,两支外卡赛队——音爆队和独角兽队的10名飞手在深圳宝安区荣根学校开展集训,荣根学校是国家体育总局无线电模型运动管理中心授牌的航空飞行营地,是珠三角地区为数不多的可以开展无人机竞速训练的场所之一。

      竞速无人机属于“低慢小”航空器,为了遵守相关的监管规定,飞手们需要驱车几小时去荒郊野外寻找合适的场地,因此无法将训练日常化、专业化。“而欧美国家地广人稀,合适的场地更多,日韩的无人机竞速产业则发展更完善,一些俱乐部能够为飞手提供专属飞场,他们的训练量通常可以达到每天3到4小时。”中国龙队的队员们说。

      2016年以来,国家对航空运动产业发展支持力度逐渐增大,这为无人机竞速运动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中国航协计划在2020年建成20000个航空飞行营地,将有效缓解训练场地问题。无人机产业瓶颈正在一步步被打破,无人机竞速运动也将迎来重大发展窗口。

      与无人机竞速并称“世界三大新兴智能运动”的电竞与机器人格斗已经进入黄金发展时期,电竞市场2017年突破650亿元,一场大型比赛的同时在线亿,OMG等电竞团队俨然成为这个时代最受追捧的体育明星。

      “国际大赛的引进,为我国的无人机竞速运动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视野。”DCL中国赛事唯一授权引进方、此次长城赛主办方鸣鑫航科公司总经理李克骏说,中国无人机竞速运动发展的浪潮已到,希望借国际上优秀的无人机竞速赛事经验,为中国飞手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推动这项运动在国内的普及,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新兴科技运动中来。

      “我们希望通过在中国举办比赛,激活无人机竞速运动在中国的潜在爱好者。”DCL无人机冠军联盟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Herbert Weirather说,“应该让更多的人享受这项运动的乐趣。DCL在实地举办比赛的同时,也在同步开发无人机竞速的模拟游戏,我们的计划是,让人们通过真实度极高的模拟游戏来获得飞手资格,然后通过积分排名来参与线下比赛,将参与的门槛降到最低,这是普及这项运动的关键所在。”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