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博登入 >> 教师发展>> 教师风采>> 正文内容

忍痛割爱,送儿飞向南半球 为理想任思念穿越半个地球

文章来源:青岛晚报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2日 点击数: 字体:
忍痛割爱,送儿飞向南半球
电脑文件夹存满儿子照片为支持他的理想任思念穿越半个地球

儿子王驰宇篇

放弃华中农大出国

“李老师的儿子是我们学校毕业的,高中时他们班的班长,还是学生会外联部的部长,主持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 ”在青岛十七中很多老师印象中,1994年出生的王驰宇是在校园里长大的,对那些同样为人母的女老师而言,这个从小毛头蹿到一米八的小伙子,与母亲的感情更是让人眼馋。中考时,王驰宇考入十七中致明班,性格外向敢于挑战的他,高中期间不仅是班里班长,同时还是学生会外联部部长,别看是一名高中生,王驰宇能耐和胆识都不小,爱折腾的他甚至能给学校活动拉回各种各样的赞助。

2012年,高中毕业的王驰宇顺利被华中农业大学录取,学的专业是水产学院的水族专业。进入大学校门后,一直当“班头”的王驰宇又成了班长,还参加了学校的“星主播”选拔。在其他人眼中,王驰宇的大学生活过得风生水起。但在他心目中,经济才是自己最爱的专业,确定无法转专业后,王驰宇跟父母提出了要出国读书的念头。

电话里总说“挺好的”

“要出国读书,就得放弃国内的大学,这一步其实挺不容易的。 ”李文丽还清楚地记得,儿子在那段时间的煎熬,既要应对繁重的大学课程,又要备战雅思考试,还要准备各种材料,确切知道自己目标的王驰宇全身心为了出国准备,最终他拿到了世界排名前30位左右的悉尼大学的Offer,如愿就读商学院学习商科。2014年1月份,王驰宇独自一人拖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踏上了前往悉尼的旅程,尽管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出过国,但面对依依不舍的母亲,这个还不到20岁的小伙子,仍然表现地淡定又从容。

独自抵达陌生城市,要迅速适应饮食、气候、语言、风土人情,对于一个在母亲羽翼下生活了20年的孩子来说,艰辛程度可想而知,但王驰宇却从来报喜不报忧,李文丽追问的多了,王驰宇就说:“有什么难事你能帮我吗?还不是干着急。 ”无论是在微信里、视频中还是越洋电话那头,“挺好的”是王驰宇给妈妈最多的回答。

礼物塞满了行李箱

虽然看上去跟同年龄的年轻人一样大大咧咧,但温暖又贴心的王驰宇总是可以第一时间捕捉到妈妈的情绪,每次打电话,他都要一遍遍叮嘱担任班主任的李文丽“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甚至在临行前还偷偷嘱咐爸爸,让爸爸照顾好妈妈,这份父子之间的承诺,李文丽一直不知情,直到有一次丈夫无意间说漏了嘴,李文丽才知道不仅自己挂念着儿子,身在海外的儿子也在挂念自己。

给妈妈的保健品、给爸爸的降压药、给老师的手工艺品、给亲戚的化妆品、给同学的巧克力……今年春节,正好赶上国外圣诞节放假的王驰宇,离家一年终于回到了青岛,他的行李箱里满满地塞满了给家人、亲戚、老师、同学的礼物,之前教过他的每一个老师,王驰宇都细心地准备了不同的礼物,对于自己家的亲戚,都一一买了礼物。回到家,小伙子一个个分开,嘱咐母亲送给家里的亲戚。


母亲李文丽篇

每隔几天视频通话

“我当了14年班主任,孩子也是在学校里长大的,他很早就上幼儿园,每天一大早送去晚上接回来,上了小学后,孩子放了学回家没人看,就跟着我在学校里,学生上晚自习他也跟着。 ”回忆起儿子的小时候,李文丽显得有些愧疚,别人家的孩子放学进了门就有热乎饭,自己却总在7点多回家,饥肠辘辘的儿子还得再等着妈妈做饭。 “他喜欢主持、爱参加辩论队,还张罗学生会的事情,我担心他花太多精力在学习以外,当时还一直压制他。 ”李文丽说,儿子从小就有自己的思想,但作为引导孩子成长的妈妈,她偶尔也会跟儿子有想法上的砥砺,但在面对孩子出国这件事情上,自己却最终被孩子说服。

“作为母亲都愿意孩子待在身旁,但我觉得自己不能那么自私,不能把他困在身边,让孩子学习喜欢的专业,以后从事自己感兴趣的职业,父母就要给他创造机会。”忍着心痛送走了儿子后,李文丽很长时间都被思念折磨着,她说自己甚至都不敢上孩子的房间。 “阳台上的衣服没有了,学习用品也收起来了,房间里孩子的东西越来越少。”每隔3到5天,王驰宇就会跟李文丽视频联系一次,通过小小的屏幕,李文丽仔细观察着孩子的变化,“吃饭了吗? ”“有没有吃水果? ”这些最琐碎的对话,李文丽不厌其烦地说了一次又一次,孩子去了悉尼之后,她开始关注国际新闻,澳大利亚的任何动态,都牵挂着这个妈妈的心。


忍了一天悄悄落泪

“孩子和同学一起租房住,因为住在悉尼市中心,所以房子比较小。 ”孩子出国留学后,李文丽曾去悉尼看过一次孩子,在王驰宇跟同学合租的小小公寓里,瞅着狭窄逼仄的小房间,想象着一米八大个头的儿子如何在小房间里熬夜赶论文,李文丽心疼不已,像所有放心不下的妈妈那样,她打开冰箱看看食物是不是丰富,拉开衣柜看看衣服够不够多,摸摸床单看看睡得舒不舒服,希望从这些细节里,探知儿子独自在外的生活是否舒适。

这次见面李文丽和儿子的相处时间不足一天,“当时我晚上要去机场,在酒店吃饭时,孩子过来看我,因为晚上有课他不得不很早就离开,看着孩子的背影,我在酒店里哇哇大哭。 ”好不容易见了一次面,却连顿饭都没时间吃,忍了一天眼泪的李文丽,终于在儿子离开后落了泪。

一同看美剧聊新闻

“孩子回来时我去接机,发现他黑了、瘦了也长高了。 ”王驰宇春节期间回家的2个月,李文丽格外珍惜,每天下课后她都会开心地回家,兴冲冲地给儿子准备爱吃的饭菜,晚上两个人一起看《纸牌屋》,一起讨论各种新闻,把《速度与激情》前六部看了个遍。儿子越来越成熟,渐渐有了大人的模样,年过四十的李文丽也开始依赖儿子,工作中的问题会拿出来跟孩子讨论,“他学了经济后,甚至会用经济数据、数学模型来分析我们班的成绩,分析每个学生的弱科,我是凭自己多年班主任的经验,他则是用数据来分析,这让我很惊讶。”儿子离家一年多,回来也给李文丽更多的惊喜。

现在李文丽说自己已经适应了孩子不在身边的生活,但她对儿子的挂念却始终没有消减,前一段时间因为家庭变故,李文丽心情难过低落,敏感的儿子察觉到了妈妈的情绪变化,几乎每晚都跟李文丽视频或电话联系,隔着千山万水安慰半个地球以外的母亲。


(摘自《青岛晚报》2015年5月5日 14版)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